Baidu
您當前位置:休寧信息新聞網 >> 休寧文苑 >> 瀏覽文章
來源:本站原創  作者:吳業華  日期:2019年06月27日  閱讀:

 五月,古典而又浪漫的季節,我聆聽著《蘭花草》琴韻,品味蘭的風神;我模仿著葉嘉瑩先生柔情之態,嫵媚之聲,靜靜的吟誦著古老的詩篇:

“彼澤之陂,有蒲與蘭。有美一人,碩大且卷。寤寐無為,中心悁悁”

這是《詩經》對蘭花的描述,也可能是最早關于蘭花的描述。

五月上旬,天氣非常好,太陽是暖暖的,

云,笑笑的,

風,是爽爽的,

鳥兒,甜甜的。

可是,這幾天下起了雨,纏纏綿綿的,下個不停。有時似停非停,太陽時不時的開著玩笑,露出逗人的臉。雨后的清晨,明凈如洗,一眼望去,瀝青地面的黑,圍墻和房子墻面的白,遠處山巒油油的綠,從近到遠,一層一層,一條一條的進入我的眼睛。

我凝視久久,坐在辦公室的窗前,心異常的恬靜。

老張帶著雨傘,蹲著,頭低著,望著眼前這盆心愛的蘭花,莫名其妙的罵道:“媽的,頭腦短路了,我的蘭花沒有惹你,我也沒有得罪你,干嘛與我的蘭花過不去呢”。

我不知他在罵誰,幾乎沒有聽過老張這樣偷偷的罵人,或許太讓他惱火。

接著,老張擰起一片蘭花的葉子放在鼻尖上,親了親,又深深的聞了一聞,隨后,又將所有的葉子捋了一遍,看著眼前的心愛蘭花,老張傷心了,似乎和蘭花傾述著什么,不一會,老張很吃力地起身,左撐一步,右撐一步,回到了他的辦公室,扶著自己的辦公桌坐了下來。

老張沒有發現我在偷窺他,我忍不住“噗嗤”的笑出來,幸好沒有被他發現。

十幾年前,老張在一次下鄉工作途中,不慎摔傷,腿部重度殘疾,由于行動不方便,老張只能從事室內工作,一直以來,老張的崗位在服務窗口,辦理養老保險等事務。雖然身患殘疾,但老張對每一位來訪的人都很熱心,總少不了一杯清茶,少不了一句問候,一陣寒暄。特別是對來訪的老人,說話綿柔和聲,不少來訪者從這里帶走了無數的愉快,得到的總是愉悅的心情。老張常年住在單位,很少回家,除了吃飯睡覺,其他時間也總是在自己的崗位上,隨時可以辦公辦事,當地的老百姓都喜歡老張。

這幾年來,老張喜歡上了蘭花,當然也就喜歡養蘭花了,可能是技術的問題,老張養了幾盆蘭花,都沒有成功,但由于喜歡,他到處詢問關于養殖蘭花的技術。

去年年底的一天,一位老人,看上去有70幾歲的樣子,手提著一只塑料袋,裝著幾顆蘭花,來到老張的辦公室,老人很高興的對著老張說“你辦事認真,待人和氣,我沒有什么可以送你的,聽說你喜歡蘭花,我在自己的茶園山邊,發現了這幾棵蘭花,就挖來送給你”

老張眼前一亮,如獲至寶,一身的抖擻,一臉的堆笑,連說“謝謝!謝謝!”。似乎一種莫名的滿足和幸福,接著又說:現在不能送禮,你的蘭花我收下了,你這份心意比什么都貴重。

老張送走了老人,開始搗騰著他的蘭花了。

一只紫砂花盆,花盆邊緣刻著幾片蘭葉,沒有刻上花朵,或許是故意的,另一面刻著“林壑自芳”四個字,這四個字或許取之于元末明初畫家陳汝言詩《蘭》“何如在林壑,時至還自芳”,可惜沒有書法者的落款。據老張說,這只花盆花了200多元買的,對老張來說,花200元錢買一只花盆,可謂是重金了,一般的花草是配不上用這只花盆的,所以一直收藏在柜子里。老張說:這只花盆就是為了養蘭花而買的,養花不在多,有一盆可愛的蘭花就很滿足了。

于是,這只花盆,現在終于用上了。下班后,老張便用早已備好的質料,先在花盆的底部堆放一些破碎的瓦片,磚石,砂石等,然后鋪墊一層薄薄的泥土,輕輕的將蘭花放在盆里,將備好的腐殖質料壓住蘭花的根條,然后一層一層的壓實,又將蘭花輕輕的提了提,老張的蘭花就算栽種好了。不一會,看見老張的蘭花盆里,有多了一些木炭,松樹皮之類,之后,把蘭花的葉子捋一捋,將蘭株扶正,澆上一點水,將蘭花放在辦公室的窗臺上,不管在什么方位,老張都能看見他的蘭花。

這盆蘭花,像是老張的精心之作,得意之筆,雖然蘭花沒有花錢,但這盆蘭花對老張來說,實在珍貴。那些日子,老張的整個心神全在這盆蘭花上,心情也特別好,時不時去看看,仿佛在期待著什么,也仿佛期盼著什么好的運氣。

然而,怎么也不會想到,就在幾天前的早上,值班的小方,無意中將一瓶過夜的熱水,一股腦的倒進了老張的蘭花盆里,給他的蘭花痛快琳琳的洗了一次“熱水澡”。雖然,水是過夜的,但這一大早,蘭花哪里能承受得了這般“沐浴”,老張心愛的蘭花慘遭如此飛來之禍。

小方無意養花,所以,他一定認為這是一件很小很小的事,也可能是很隨便的舉動,但對老張來說,簡直就是不可理喻,是對自己極大的傷害,由于是無意,老張也沒有什么可說的。

一連那幾天,老張都不開心,每次看見老張,總是低著頭,斜著眼,拉下臉,說話沒生好氣,好像所有的人都得罪他的樣子,我也不敢靠近他,生怕他又借題發火,只好遠而避開。

“這蘭花會死嗎?”老張終于主動來問我,帶著求教的語氣。

“不會死!”我回答說,老張臉上有了一點微微的笑,但笑得很狐疑。

我帶著安慰對老張說:“只要你精心呵護,明年一定能看見蘭花的。”

“真的嗎?”老張斜著眼,帶著懷疑反問我,

“當然是真的!”

“怎么才能養好蘭花?”他又問我,

我說:“養蘭花很容易,也很難。”

“怎么難?”老張又問,

我接著回答:養活容易,但養出蘭花的風神,養一盆有清氣,有風韻的蘭花就難了。

我也是前幾年才開始養蘭花的,對蘭花的養殖,我也不是很內行,也失敗很多次,失敗了再養,經過多次的試驗,了解了一些關于蘭花的養殖,看見老張也喜歡蘭花,我當然很欣慰,似乎找到蘭友了。

蘭是“四君子”之一,遇到老張,雖算不上金蘭之好,也可謂是如蘭之緣吧。

單位的大院后方是中心小學,早上過來六點,學校喇叭里放著《讓我們蕩起雙槳》,聽著這熟悉的歌曲,迎面吹來陣陣晨風。每到周五的下午,學校的喇叭里又傳來孩子們瑯瑯書聲,這時伴著輕輕的音樂,孩子們在誦讀著:

余既滋蘭之九畹兮,又樹蕙之百畝。 

矯菌桂以紉蕙兮,索胡繩之纚纚。

時曖曖其將罷兮,結幽蘭而延佇。

戶服艾以盈要兮,謂幽蘭其不可佩。

蘭芷變而不芳兮,荃蕙化而為茅。

余以蘭為可恃兮,羌無實而容長。

下班了,院子里又安靜了下來,天也漸漸地暗了起來,想要下雨的樣子,老張的蘭花依然在原來的那個窗臺上。仿佛老張總是在那里徘徊著,靜靜的等待著什么,等待著新苗破土而出。

旁邊立著一塊巨大的觀賞石,石頭上面雕刻著一個大大的“廉”字,石頭的灰白,襯托著紅色的“廉”字,格外鮮明,格外搶眼,可能是書寫者有意所為,“廉”字的筆畫仿佛像蘭的葉子一樣飄逸而勁健,很遠很遠,看的清清楚楚。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歲在乙亥五月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吳業華于逸蘭齋

上一篇:漂流顏公河
下一篇:沒有了
企鹅大冒险客服 全家靠一个人赚钱税这么高 公众号赚钱还是简书赚钱 15年零成本赚钱快的加盟项目 树 种植 赚钱 庆云人干加油站赚钱吗 如何以承兑汇票赚钱 学校超市有多赚钱 倒卖二哈赚钱吗 厦门炒房还能赚钱吗 帮人打电话赚钱的软件叫什么 母马横幅打拳赚钱 给风电供什么物资赚钱 种红薯卖 赚钱吗 华夏手游赚钱人民币 镶嵌广告代码 赚钱 网上哪个平台卖东西赚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