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aidu
您當前位置:休寧信息新聞網 >> 休寧文苑 >> 瀏覽文章
【古休寧軼事32】黃道臺出行受辱
來源:本站原創  作者:鐘海軍  日期:2019年07月03日  閱讀:

1905年4月30日,天氣晴好,一列由濟南駛往青島的火車即將發車。黃中慧攜夫人不慌不忙登上了火車,走進了一等車廂,落了座。

黃中慧其人,并不為很多人知曉,但他的父親黃思永這幾年卻紅極一時。就在前兩年,已經辭官經商的黃思永和張謇同時被商務部聘為頭等顧問。這兩人都是狀元身份,又都是從官場下海的實業家,改革的意識都很強烈,都提倡要向西方學習。兩年來,他們在經濟領域各方面都提出了很多改進的建議。他們還就公司、商會、商標、鐵路、礦務等方面主持起草了一系列的章程,以規范業界管理、促進工商業的發展。這些章程幾乎都被商務部采納并頒布實施。在社會上產生了極大的影響,人們稱之為“商部兩狀元”。

與父親相比,黃中慧自然稍差一些,但也非等閑之輩。小時候父親就鼓勵他學英文、學西方科學技術。稍大,便送其赴美國深造。歸來一度成了父親辦實業的得力助手。1901年9月,他還在北京主編旬刊《京話報》,提倡白話,宣傳變法。因有留美經歷,他很快就進入官場,在官場也如魚得水,不幾年,便官至候補道臺,擢升為道員分直隸。后又隨伍廷芳出使美國,任首席參贊、大清首任駐美國舊金山總領事。

此時,他的身份就是道員,即道臺。道臺職位介于省、府之間,相當于今天的副省級,習慣被稱為監司大員。如此高官出行,無論因公因私,在當今,一定有扈從警衛前呼后擁。可黃中慧為人低調,這次去青島是陪夫人回娘家探親,不是因公,他便想悄然成行,不想驚動各個方面。因此他沒穿官服,也沒帶親兵隨從。但他穿的是洋裝、買的是一等車廂的票,還是夠氣派的。當然,他能坐進一等車廂憑的還是他那高貴的身份。

可是,他怎么也想不到,火車在高密站停車時,他和夫人竟被人十分蠻橫地趕下了車,并被交由幾個兵士看押,這對他來說簡直是從未有過的奇恥大辱。在今天看來,位居高位被人驅趕,這種事簡直是天方夜譚,是根本不可能發生的事。

趕他下車的是高密站的站長、德國人奧力虛。當火車在高密站停穩后,這個奧力虛送三個德國人上車。他一進到一等車廂,便發現了黃中慧夫婦,雖穿的是洋裝,但明顯是一副亞洲人的面孔。膠濟鐵路是德國人修建的,1904年才建成通車。它的經營與管理均由德國人說了算。客車車廂分三個等級:一等為歐洲人專享;二等為歐洲人和上等中國人乘坐;三等則為普通中國人乘坐。這種按人種劃分等級的做法,顯然帶有十分明顯的種族歧視。在奧力虛看來,黃種人就沒資格乘坐一等車廂。所以一上車就讓黃中慧把座位給讓出來。自然遭到黃中慧的拒絕,操英語和奧力虛據理爭辯。奧力虛竟不由分說,立即讓人把他們夫妻倆生拉硬拽給趕下了車,交由幾個士兵看管,還交待別讓他們跑了。

奧力虛能把黃中慧趕下車,自然有他的權力。首先他是德國人。另外,山東巡撫已授于站長和列車長品級不低的官階,禮部也已批準將他們正式編入朝廷官員之列。更何況,奧力虛是把黃中慧當作了日本人,懷疑他們是日本偵探。1897年德國通過“膠州灣事件”占領了青島,山東逐漸成了德國人的勢力范圍。日本一直圖謀取代德國在山東的特殊地位。所以德國人對日本防范甚嚴。當同車廂的人告訴他黃中慧的真實身份時,奧力虛這才發覺自己太冒失了,趕忙請黃中慧上車,時已晚矣!黃中慧堅持“就留在高密,不走了!”奧力虛一再賠禮認錯,黃中慧均不與理睬。此事最后的解決還是膠濟鐵路的總負責人、也是膠濟鐵路主要設計師錫樂巴出面對黃中慧進行安撫、對奧力虛作出處分才算了。

事后,《申報》以《詳記黃觀察被火車站長毆辱事》為題作了報道。觀察,是清代對道員的尊稱。青島、上海還有其他城市的報紙也都登載了這一新聞并發表了評論。當時,全國正在掀起收回歐洲列強利權的運動,因此,這件事在社會各界反應極其強烈,百姓的反德情緒陡然高漲。德國人終于認識到民心可畏,對華人的態度有所收斂。后來,華人坐火車受歧視這種狀況明顯有所改變。

其實,作為高官的黃中慧受辱,也不稀奇。國家羸弱,主權喪失,只能受人欺凌。黃中慧事件絕非個別事件、也絕非偶發事件。在那個時代在中國大地上應該是時有發生,只不過沒有如這次這般引起輿情的高度關注。

中國必須強大起來,強大的中國絕不會有此類事情發生!

上一篇:我的《千與千尋》——扶貧感悟
下一篇:沒有了
企鹅大冒险客服